【原声】长沙一名9岁男孩被杀凶手是否患有精神病需要体检

【原声】长沙一名9岁男孩被杀凶手是否患有精神病需要体检
南方传媒学院媒体智库成立于2006年,由著名媒体人士陈安庆领导。 长沙一名9岁男孩被谋杀:体检失败,媒体不应该报道凶手是精神病人!11月5日下午13: 30左右,南方传媒学院的陈安庆在长沙唐雅村惠城建了一个住宅区。9岁的男孩琪琪被一名男子袭击后死亡。 警方报告说嫌疑人目前已被控制住,目前还不确定他是否患有精神疾病。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目前,许多媒体报道说,在获得权威和详细的精神疾病医学鉴定之前,肇事者是精神病人。 这是非常不精确和不准确的。建议立即纠正偏差,以免影响正义和正义的缺失。家庭成员在住宅区前向琪琪致敬。他们应该知道肇事者是否患有精神病。警察不算,媒体也不算。相反,他们应该有权威和严格的医疗报告。针对精神病人的暴力犯罪很常见,但因为他们是无行为能力或行为能力有限的人,他们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的质证必须由专业医疗机构进行。媒体和警方都不能擅自下结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一名9岁儿童在遭受残酷殴打后死亡是全国关注的问题。媒体和网络舆论需要充分考虑这一案件,展示法律的公平和正义。《刑法》对精神疾病患者犯罪时是否以及如何承担刑事责任作出了较为明确的规定。 中国《刑法》第18条规定,精神疾病患者不能识别或控制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不良后果,不承担刑事责任,但应责令其家人或监护人严格监护和治疗。必要时,政府强制医疗。 间歇性精神病人精神正常时犯罪,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应当承担刑事责任,但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与正常人相比,法律之所以对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作出特殊规定,是因为存在精神障碍,主要影响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三个方面:刑事责任能力、审判能力和判刑能力 从我国《刑法》的规定来看,刑事责任能力相当于身份控制能力。 在实施犯罪行为时,如果他们有能力识别和控制,就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如果他们没有能力识别和控制,他们将不承担刑事责任。 在许多刑事犯罪中,犯罪嫌疑人希望被原谅,理由是他们患有精神病,这使得司法缺失。 例如,在湖北的“阳阳案”中,阳阳在武汉住院期间无辜杀害了同一家医院的病人刘谋。他被杀后,他的搭档王石收买了其他人,并对杨致远进行了虚假的精神评估,这使得杨致远没有受到法律制裁 从那以后,杨用这张精神病证明作为杀人的通行证,并且肆无忌惮地犯罪。 在医学上,一般认为精神疾病是人类中枢神经细胞的异常放电和大脑功能障碍,而犯罪心理学认为罪犯在行动时的心理往往不同于普通人,即人格异常。 精神病人犯下的暴力罪行是突然的和暴力的。犯罪行为是突然的、随机的和残酷的。另一个主要的批评是缺乏损害赔偿。 由于精神病人难以治愈,治疗周期长,医疗费用数额巨大,许多家庭经济状况一般,他们很难得到补偿。 这实际上对受害者(受害者)不公平 在琪琪死前照片的实际司法操作中,普通犯罪一般首先由公安机关管辖,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精神问题往往首先由公安机关发现。 一旦事故造成麻烦,公安部门将把它送到医疗机构进行精神病评估。 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公安机关不能直接向法院申请强制医疗。他们必须首先移交给检察院,检察院将向法院提出申请。只有经过严格的精神病学评估,他们才能得到确认,然后法院才会做出决定。 在此期间,嫌疑人通常被拘留在拘留中心。 对可能患有精神疾病的肇事者的鉴定一般由省司法精神病鉴定委员会进行,鉴定机构或人员在省内随机指定,特殊情况下直接指定 如果您对评估不满意,国家司法精神病学评估委员会将随机指定相邻省份的评估机构或评估人员进行评估,特殊情况下可直接指定 案件复杂、影响较大的,由国家司法精神病学鉴定委员会直接鉴定。
目前,我国特殊的精神卫生法律制度尚未建立。现有的法律规定过于粗糙,无法处理日益复杂的精神病人犯罪案件。 被认定不承担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必要时应被送至精神病医院接受司法机关的强制治疗,但费用高昂无法解决,因此一般做法是将精神病人送回社会。 然而,让演员重返社会不仅使受害者的心理得不到安慰,更重要的是,它将极大地威胁社会安全,损害社会利益。 因为这种做法削弱了法律应有的威慑力量,社会上有些人可能会利用法律的空怀特来冒充精神病人以逃避法律责任。 长沙一名9岁的儿童被殴打致死。在媒体报道中,许多记者既不专业也不精确。他们听着风,以为在下雨。他们采访了几个人。其他人说他们有精神疾病,可以随意报告,但他们没有深入调查此事。这可能会影响审判的公正性。许多嫌疑犯以精神病人为由,试图逃避法律的惩罚。这是需要警惕的事情。有必要防止个别媒体站在舆论一边,从而剥夺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正义!媒体需要寻找的真相是,为什么许多人报了警,但在袭击者殴打并伤害9岁男孩的30分钟内,他们很长时间没有到达现场。 根据要求,市区警方需要在接到电话后5分钟内到达事故现场。 重大警务情况关系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刻不容缓。提前一分钟到达和推迟一分钟到达的结果完全不同,也许悲剧可以完全避免。这是媒体真正需要报道、调查和发现的方向!(南方传媒学院创始人陈安庆)

这篇文章由作者于2019/11/8 20336021336013编辑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fzdssx.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